即刻订阅付费资讯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为您推荐

美国

特朗普式民族主义的矛盾

卢斯:美国国务卿说,各国应推出各自的本国优先方针,但民族主义者会更难与它国的民族主义者谋求共同利益。

CMP冠军客户端 www.xiyuebk.com 无论给一头猪涂多少口红,猪始终是猪。这个道理也适用于用外交哲学来粉饰丛林法则。

美国国务卿迈克?蓬佩奥(Mike Pompeo)是最新一个尝试这么做的唐纳德?特朗普(Donald Trump)政府官员。他上周主张,其他国家应推出各自版本的特朗普“美国优先”方针。任何稀释国家主权的东西,例如条约或全球机构,都是坏东西。

蓬佩奥在布鲁塞尔表示:“我们的使命是重申我们的主权。我们希望我们的朋友们帮助我们,同时也确立他们的主权?!?/p>

蓬佩奥的冒失之处不在于他选错了场地,尽管他选择在布鲁塞尔这个最信奉多边主义的城市攻击多边主义;也不在于他缺乏外交能力,尽管把英国退欧描述为“警钟”、提倡各国夺回控制权不太可能帮助他赢得布鲁塞尔的观众。

蓬佩奥的失败之处在于他试图完成不可能的任务。他的任务是说服美国的盟友相信:“美国优先”模仿版本的传播,将孕育一个新的全球自由秩序。蓬佩奥说西方应该担心中国和俄罗斯的崛起,却又说各国应该谋求自己的狭隘自身利益。

这一矛盾需要揭穿。举例来说,蓬佩奥——或者特朗普——在莫斯科、北京或平壤倡导民族主义将是没什么意义的。它们的统治者已经由衷信服。根据蓬佩奥的说法,这些是对全球秩序构成最大威胁的国家。他又说,对抗这些对手的最佳做法是放弃多边主义。

像欧盟、联合国、世界银行(World Bank)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这样的机构应该改革或取消,它们束缚了我们的行动自由。蓬佩奥说:“我们签署的条约越多,我们以为自己越安全。我们的官僚越多,工作就做得越漂亮。但是从古至今,这种情况出现过吗?”

蓬佩奥的回答是“不”。从来没有这么多“稻草人”(假想的对手——译者注)被一个设问句打倒。

这就把我们带到蓬佩奥第二个无法逾越的障碍:牵强地使事实适合他的理念。官僚的数量并不是问题,他们在做什么才是。

欧盟委员会(European Commission)拥有3.2万名员工,规模并不大。相比之下,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(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)雇用的人数是该数字的10倍以上,共有37.7万名雇员。美国农业部(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)有10.5万人。而世界银行只有1万名员工,小于美国内政部(Department of the Interior)的规模。IMF也一样,只有2400名官员,就连相对臃肿的联合国也才4.4万名员工。欧盟有很多地方值得批评,比如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。蓬佩奥没有提到其中任何一项。

同样地,很少有人会主张条约的数量可以提高我们的安全。这话又是一个“稻草人”。人们确实会提倡有力的国际协议。蓬佩奥没有提议任何协议,反而列出了特朗普政府放弃的那些,包括巴黎气候变化协定、伊朗核协议、国际刑事法院(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)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(UN Human Rights Council)和《中程导弹条约》(Intermediate-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)。

他暗示下一个目标将是世界贸易组织(WTO)。中国的进展是美国全球撤退的“被下毒的果实”。这句话也很容易挑毛病。当初美国是怎么做到一边撤退一边建立全球机构的?

但这不是重点。蓬佩奥上周给世界帮了个大忙:他让大家看清了贯穿特朗普政府的不一致性。特朗普的目标是遏制中国的全球崛起。他还想拿走化解中国崛起后果的工具。他一只手要提供工具,另一只手却要拿走工具。

蓬佩奥呼吁建立一个由“高尚国家”确立的新的全球自由主义秩序,同时呼吁这些国家各自追逐单干的宿命。他在演讲中很少提到“西方”。

放弃共同努力的国家做不到自然的志同道合。世贸组织就是个很好的例子。特朗普将其视作一个全球主义阴谋。对于他在英国的朋友来说,世贸组织是英国应该光荣启航的海洋。常识告诉我们,民族主义者会更难与相似国家的民族主义者谋求共同利益。布鲁塞尔的观众一声不吭地听完蓬佩奥的演讲。若是在北京,他讲完后观众会起立欢呼。

译者/何黎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,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